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暴虐初次
暴虐初次

暴虐初次

在浩枫读初中时他已是一个招女人喜欢的男人了,所谓的「男人」既是他那时已有成熟的味道,在他的身上是少见幼稚与轻浮,这在那个年龄段的孩子里是罕见的,于是自然的他的身边不乏女同学的身影,其中有个比他大一年级的女生竟认他做了自己的干弟弟,她的名字是银屏。

  银屏的肤色是洁白的那种,模样并不很美,只是中等,但人长的很有韵味,身材也比同龄人更成熟些,这一切在浩枫眼中就显得是一种蜜桃成熟的诱人味!

  当然那时的浩枫的胆子还没有这莫大,直到银屏毕业后的那个暑假……银屏考上了一所职业高中,她的家就在初中的旁边,而已入初三的浩枫自然进入了补习的阶段,于是浩枫经常在课间和午休时去银屏家看「姐姐」。而银屏的父母都是经常加班的双职工,有时几天也不回家,独自一人的银屏倒也希望有人常去看她。

  暑假补习毕竟是一件难受的事,即使是老师也有受不了得时候,于是在一个酷热的中午已苦熬了十几天的学子们被解放了一个下午,浩枫没有回家,他去了银屏家里。

  在第一次梦遗之后,浩枫已渐渐懂得了男女之间的事,尤其在他从地下录相厅看过黄色录象后,他对女性的好奇与渴望是惊人的强烈,而银屏的身影是那麽经常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和梦里,使得他一想起银屏就有一股雄火烧撩着他的身体,让他无法自已。这天的探访也让他有了一股欲望,一股占有的欲望……当银屏打开房门时,如平常一样她迎进了自己的「弟弟」,但进去的实是一只充满原始欲望的雄性……

  经常的接触使浩枫知道那天银屏的父母会很晚回家甚至不会回家,于是他决定不浪费时间,在银屏带他进入自己的睡房时,他就猛的扑了上去……银屏被浩枫的举动吓呆了,「你要干什么……?」话未出口,她的嘴已被堵住。

  浩枫的性经验还是零,他只是在模仿见过的镜头在发泄年轻的性欲,但两具身体的接触已带来莫名的快感!很自然的一只手从银屏的身后抽出,摸上了那处女的乳房,柔若无质的快感从手掌传遍全身,他喘着粗气扯拽着银屏的衣物,在银屏不知所措的无力的抵挡下,一具莹白的女体裸露在他的眼前,他的阳具立时勃起,头脑哄的一声,在男人的本能的驱使下,他紧紧的压住了她………作为第一次的性经历,浩枫认为自己的表现还是超于常人的,他吻了银屏的嘴、乳房、阴户而并没有过分的急色,但年轻的性冲动使他的力道大了些,身下的女人不时发出痛苦的低吟,那时他就发现这样的声音令他格外兴奋,力道也越来越重。

  银屏身体的一切都让他着迷,尤其是那对乳房,洁白的乳身、润红的乳头、坟起的乳形,直让他爱不释手,这给银屏带来了更大的痛楚,但她只能低吟,处女的羞涩让她不敢高呼,于是得寸进尺的浩枫在狂舔了银屏的阴部后,脱掉了裤子,让那只高昂的肉棒和粗大的龟头夹进银屏的股沟……银屏直觉的感到男性性器在猥亵着自己的下体,作为17岁的少女她明白将要发生的一切,但却无力挽回了。男人的嘴还在乳房上肆虐,带来又痛又痒的酥麻,饱满的臀部被两只大手紧紧的抓牢,那根肉棒在阴道的外唇不停的磨搽着,突然,一个肉头顶进了阴唇之间,「不……啊……」还没阻止肉棒已大力的顶入干涩的阴道。撕裂般的痛苦使她发出了惊呼,却又不自禁的咬紧牙关,默默的忍受着肉棒在体内的抽动,双手抓紧了床单,两行泪水顺着眼角滑面下……浩枫第一次感受到性交的快乐,龟头与阴道壁的磨搽让他不自觉的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身体不停的运动,他的身心迷失在肉欲的享乐里………银屏的全身因为痛苦已渗出汗水,狭小的阴道被突如其来的粗大肉棍侵入使她无法立即享受到性的快乐,反之带来只能苦忍的折磨。「啊……啊……」的轻呼和不停的摆头都不能减轻下体的炙疼,一头秀发已披散开来,凌乱的铺在床枕、脸庞,也遮住了哭红的双眼……

  就在银屏那张单人床上,她被男人压在身下,耻骨被男人大力的撞击着,身体随着男人每一次的挺进而颤抖、振动,鼓起的双乳、如云的黑发随之起荡,男人的嘴不停的舔吻着她的嘴唇、脸庞、粉颈和嫩乳,两具身体紧密的贴在一起。

  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体内的肉棒在颤抖中激射出热乎乎的液体,涂满了她的阴道……

  浩枫全凭自然的快感在这具被自己第一次占有也是自己第一次享受的女体内发泄了性欲,激射过后的满足和疲倦使他低吼一声趴在了银屏的身上……银屏就那样被压着,她根本无力推开身上的男人,短短的时间对她而言却如同漫漫的长夜一样难挨,她没有被激发情欲,所有的一切都是浩枫在享受……然而灾难才刚刚开始,正在青春期的浩枫性欲是那么的旺盛,在银屏身上不过喘息了几分钟的时间,他的阳具再次勃起,一股冲动又一次袭遍全身,他抬起头,看着身下的女体,又紧压上去……

  银屏的身体已有些麻木,但还是能感到男人的兴奋,「不……」艰难得吐出这个字后,她再也没发出一声,因为男人又一次进入了她的阴道,象一只火炭般窜动着,似要将她的全身点燃………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出声的银屏任凭浩枫在自己的身上肆虐,渐渐的阴道流出了爱液,这使她稍微好受了一点,也尝到了性的快感,但毕竟她还是个处女,而这次的交媾时间也延长了许多,红肿的阴道实在不堪忍受肉棍的攻击与挞伐,「啊……啊……」的她发出了求助的呻吟。

  浩枫注意到了银屏的痛苦,不由得放慢了动作,但力气却还不会控制,银屏的痛苦实际上仍未减轻……

  当浩枫再次射出精液后,他不由自主的搂紧了银屏,这使得银屏的感觉好了很多,两人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完】